<sub id="xvd5t"><var id="xvd5t"></var></sub>

        <address id="xvd5t"><var id="xvd5t"><ins id="xvd5t"></ins></var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xvd5t"></address>

        <sub id="xvd5t"><dfn id="xvd5t"></dfn></sub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vd5t"><dfn id="xvd5t"></dfn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thead id="xvd5t"></thead>
          <thead id="xvd5t"><var id="xvd5t"><output id="xvd5t"></output></var></thead>

            <sub id="xvd5t"></sub>
          <thead id="xvd5t"><var id="xvd5t"><output id="xvd5t"></output></var></thead>
          <sub id="xvd5t"></sub><address id="xvd5t"><listing id="xvd5t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墨韻詩語 的個人主頁 注冊

          【原創】從“做手”說起——寫給“五一勞動節”

          導語:

          修改
          字體調整: | |

          發表于2020年04月30號 10點 閱讀 2753 評論7 點贊14舉報文章 ?著作權歸作者所有

                  小時候,曾聽到父親對自己的評價:“我就是一個做手”,說得坦蕩,說得實誠。可當時我并沒有理解“做手”的意思,也未能理解父親那時那地的想法。后來,看到與“手”組詞的一些詞匯,譬如,有“新手”、“老手”、“高手”、也有“歌手”、“槍手”、“左右手”等等,便有了一些聯想,這些詞匯中的“手”是一個引申義,指向某種職業、階層等級或社會取向。像“歌手”是相對于“歌星”而言的,顯然等級要比歌星低;又譬如“高手”,常見于武俠小說中“武林高手”,但在媒體報道中則是“功夫巨星”等。這才感到,這一個“手”字,太有形象力、概括力了!而“做手”,則是大眾的一個說法,就是普通勞動者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 想來,我父親說自己是一個“做手”,這是他“知命”。他沒覺得做工人丟份,也沒有覺得做領導階級時的光彩。他以他的直覺和經驗認識到自己的社會地位。對“先進工作者”,做“勞動模范”,我父親覺得應該。那時,同事們評選我父親為“先進工作者”,領導要他在上海市公用事業局表彰大會上介紹“學毛選”的先進事跡,他做。因為他覺得“先進者”、“模范者”是勞動中的先進,干活中的模范,自己應該做到。可讓他做領導,他不做,他認為自己不是這塊料,字不認得幾個,讀個報紙,寫個報告都不行。父親一生,堅守著“做手”的本分,平平淡淡,沒有財富留給我們;沒有庇及子孫的福蔭;但也沒有“文化大革命”時的惶恐,也沒有清理“三種人”時的驚心,更沒有顛沛流離時的眷顧。我覺得,他積聚自身的生活體驗,認知到生命的邊界,作出的明理選擇。所以,到了七十歲,他猶豪氣沖天,“我還能掄得動大榔頭咧!”

                  至今,這句話言猶在耳。這是對自己身體健朗的肯定,也是對自己辛勤勞動的肯定。記得好多次晚上,父親躺在床上還在念叨、鉆研當時“深挖洞”中的許多難題,第二天回來,為解決了工程中的難點而興高采烈,為工程的順利進行而盡心盡力。說實話,一直到2016年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了“工匠精神”,我才加深了對“做手”的理解。“工匠精神”重新得到人們的重視。那些“大國工匠”,技藝超群、巧奪天工,不能不為之贊嘆!但他們也是從做手開始,勤學苦練、精研細磨,才成為“巨匠”。 “合抱之木,生于毫末。九層之臺,起于累土。”“歌星”只能從“歌手”開始,像陳思思、周迅,不都是從“跑臺”開始的嗎?馬克思研究并提出了“剩余價值理論”,可當時他不正處于一個“寫手”的地位,如果不是恩格斯的鼎力相助,可能還饑寒交迫呢……因此,一定要看透的是,當成為“明星”、“巨匠”和精英后,甚至到達金字塔的上層,別忘了當年吃苦耐勞,勤耕苦讀的本分,別忘了曾經爬坡過坎,嘔心瀝血的本色,別忘了萬物并作,復歸其根的本原。慎終如始,看清來路,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 當下,可能沉滓泛起,也可能市場經濟,在人的身份上,便也有了講究。總希望說說自己家族中,或家世上,有什么驕人的東西或耀眼的光環。說上祖父是米行老板,或外婆是什么小姐,那覺得很有身份了。哪怕說上個旁系的,有當官的,是教授的,也會志得意滿起來。反而,說道工人農民,走卒販夫,便有恥于啟口、不屑一顧、不堪入目的感覺。把個勞動者又弄得尷尬起來。他們往往忘卻了“昔日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”的史實,也常常忽略了“富不過二代”的鐵律。更何況,榮耀時候的誠惶誠恐,創業守成中的酸甜苦辣,昨日的輝煌,又怎能作為今日的榮耀?!

                  其實,做手自還有做手的樂趣。樂趣何在?就在于“勞動創造美”。明代大儒陳白沙也曾寫道:“記得兒時好,……門前磨螺殼,巷口弄泥沙。” 孩童時的津津樂道于堆沙包、搭積木,其中就在享受美感。就算我替小孫女修復了玩具“變形金剛”,我也有一種滿足感,從不知到知之,從不會到會做。“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”我們不妄自菲薄,我們也不得意洋洋,我們清醒地認知生命的邊界,我們崇尚平等的人格,通過我們辛勤的勞動,去實現勞動的價值,去得到我們應該得到的

          說明:以上選圖來自網絡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注:您的設備不支持flash)

          點贊14 收藏 0 已推薦到 分享
          掃二維碼分享
          其他分享
          • 新浪微博

          • QQ空間

          • QQ好友

          取消
          等14人點贊

          本文作者

          加好友
          評論字體大小調節: | |

          7條評論

    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能回復

          登錄立即注冊

          請選擇你想添加的收藏夾

          新建收藏夾

          收藏夾名稱

          ©2017 老小孩網站版權所有 | 滬ICP備08012383號    舉報電話:021-64323922
          ×
          ×
          色情免费视频日韩www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尚网